首页 > 唐代诗人 > 韩愈的诗 > 与卫中行书 > 大受足下:辱书,为赐甚大。然所称道过盛,岂所谓诱之而欲其至于是欤的意思

大受足下:辱书,为赐甚大。然所称道过盛,岂所谓诱之而欲其至于是欤

朝代:唐代作者:韩愈出自:与卫中行书更新时间:2018-10-19
大受足下:辱书,为赐甚大。然所称道过盛,岂所谓诱之而欲其至于是欤?不敢当,不敢当!其中择其一二近似者而窃取之,则于交友忠而不反于背面者,少似近焉。亦其心之所好耳,行之不倦,则未敢自谓能尔也。不敢当,不敢当!
至于汲汲于富贵以救世为事者,皆圣贤之事业,知其智能谋力能任者也。如愈者又焉能之?始相识时,方甚贫,衣食于人。其后相见于汴、徐二州,仆皆为之从事,日月有所入,比之前时丰约百倍,足下视吾饮食衣服亦有异乎?然则仆之心或不为此汲汲也,其所不忘于仕进者,亦将小行乎其志耳。此未易遽言也。
凡祸福吉凶之来,似不在我。惟君子得祸为不幸,而小人得祸为恒;君子得福为恒,而小人得福为幸,以其所为似有以取之也。必曰“君子则吉,小人则凶”者,不可也。贤不肖存乎己,贵与贱、祸与福存乎天,名声之善恶存乎人。存乎己者,吾将勉之;存乎天、存乎人者,吾将任彼而不用吾力焉,其所守者岂不约而易行哉!足下曰:“命之穷通,自我为之。”吾恐未合于道。足下征前世而言之,则知矣;若曰:“以道德为己任,穷通之来,不接吾心。”则可也。
穷居荒凉出无驴马因与人绝一室之内有以自娱足下喜吾复脱祸乱不当安安而居迟迟而来也!

韩愈资料

大受足下:辱书,为赐甚大。然所称道过盛,岂所谓诱之而欲其至于是欤作者韩愈

韩愈(768年-824年12月25日),字退之,河南河阳人,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昌黎先生。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贞元八年,韩愈登进士第,两任节度推官,累官监察御史。后因论事而被贬阳山,历..... 查看详情>>

韩愈代表作品: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 《晚寄张十八助教周郎博士》 《次邓州界》 《学诸进士作精卫衔石填海》 《春雪·看雪乘清旦》 《答李翊书》 《木芙蓉·新开寒露丛》 《韶州留别张端公使君》 《春雪·片片驱鸿急》 《上张仆射书

大受足下:辱书,为赐甚大。然所称道过盛,岂所谓诱之而欲其至于是欤的意思

大受兄:承蒙来信,给予我的恩惠甚多。然而你对我的称道太多,难道这就是所说的诱导他而想让他达到这种境界吗?不敢当,不敢当!从你的称道中我私下先取一两条接近我的情况的,那就是在对交友之道的忠诚而绝不背后另搞一套这一方面,和我的情况稍微接近。这也不过是我内心之所好罢了,我坚持这么做,却不敢说自己能做到这样。不敢当,不敢当!至于...

查看详情>>

大受足下:辱书,为赐甚大。然所称道过盛,岂所谓诱之而欲其至于是欤的相关诗句